罗中“小鲜肉”——记杨逊蕾老师(作者:徐妙驰)
来源:罗星中学   作者:罗星中学   发表时间:2015-05-29 12:45   浏览次数:354

大年三十晚上我窝在母上大人身边陪看春晚,正拿着手机疯狂摇一摇时,母亲忽然回头问我:“小鲜肉是个什么?”“哈哈哈…”我笑了,带着惊奇和不屑“小鲜肉啊,就是年轻人喽,嫩嫩的。”母上大人不满道:“个么你们么算小鲜肉,我们算什么啊?”我停下穷摇不止的爪子吐吐舌头:“呃…老腊肉?”母上如何收拾出言不逊的我且略过不表,而手机里“罗中小鲜肉”的微信群已然开始了新一轮的红包炸弹。回味起年夜饭桌上各色菜品,腊肉有腊肉的风骨,鲜肉有鲜肉的滋味。

罗中的年轻人各具特色,今天来聊的这位小鲜肉却是旧相识,我的老同学杨逊蕾。

在金山中学读高中时,经好友引荐我有幸认识了少年杨逊蕾——身高绝群,才气出众,挥斥方遒的3班班长。高中的少男少女们志气颇高,难免心高气傲,来者不服,各班班长更得别具一格方能服众。有学术型的,凭借一溜的全优从气势上压倒;有大将型的,气势磅礴天生的权威感号召群众;也有全能型的,音体美劳史地生政无所不能;而少年杨老师,将风里多一股柔情,温婉又不失刚毅。

刚开始,我与小杨老师的交情也不过比路人甲略高一点,萍水相逢而已,隔着两层教学楼,深居简出的我们连点个头的机缘也得盼个个把月。而真正的“革命感情”自然诞生于“战场”,于当时的我们,所谓战场,无非便是那考场。上海高考实行自主招生,小杨老师当仁不让应战,我也不甘寂寞去掺和了一脚。犹记得全市自招笔试考那天,我踏上学校派往各院校赴考的战车,一抬头,哟,众多陌生人中一张熟悉的脸,好亲切。后来一路作伴,发现这个姑娘很健谈,会绘声绘色描述见闻与故事,观点独到。她很勇敢,愿意尝试各种新鲜有趣的事情,毫不畏惧;她也很认真,一手字写得漂亮飘逸,叫人羡慕。自招考试尘埃落定,我们手里捏着加分,同时也面临着抉择:是继续参加师范生面试选择十年教育生涯,还是拿着加分骑驴找马。没有讨论,也没有多问,在面试候考区再遇到小杨老师时,心中已了然,原来她也有个教育梦。

再后来,我们在校园里相遇,点头之交里多了丝惺惺相惜,可能是因为已成了未来校友,也可能是因为有了相同的梦想。

大学四年过得飞快,我和小杨老师一个在中山北琢磨当文艺青年,一个在闵大荒努力开拓边疆,碰头机会少之又少,毫无校友之感。还记得毕业前最后一次相遇,外面下着冬雨我们躲在街边小店吃锅贴,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,她谈起去崇明岛观鸟的见闻,依旧绘声绘色,十分有趣,告别时难免有些不舍,不知道毕业后各自去往何处。不过后来我们再见,地点已经换成了罗星中学,而且,依旧,还是,面试候考区。所以要感谢罗中,让我们再续前缘,成了最熟悉的同事。

踏上工作岗位,小杨老师的技能变得更加丰富,一手好字延伸成了一手好画,在课堂上变成漫画插图,配上她活泼的语言,给同学们讲解脑结构。她的知识面已经是专业级的生物人,边散步边讲解校园里的动植物,指哪儿讲哪儿信手拈来,还顺带科普生物知识。她的好奇心已经成为她成长的动力,对新事物充满兴趣(比如实验楼那台还没出现的3D打印机……);她的温婉已经长成女人的柔情,她的刚毅已经化作对生活的执着追寻(上得了课堂,下得了厨房,装得了组合柜,斗得过蟑螂)。培训昏昏欲睡时,她递过来手绘小恐龙的咖啡;学救护急救时,她第一个当志愿者;为了激发学生学习兴趣,她自制了一套课堂评价表单,顺便还配套了自己设计的徽章奖品;查找诗朗诵材料,久久找不到满意的,她就自己写了一首;对摄影感兴趣,就常常充当学校的临时摄影师;最近,不小心让小杨老师探得心理学和生物学沾着八分亲,她正琢磨着考个证来抢我饭碗……

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,无非是想见微知著。逊蕾是个勇敢的姑娘,我想只要她想做,没有她不会去的;逊蕾也是个有趣的姑娘,对生活有追求对生命有期望;庆幸能够很早就认识她,了解过去的她,陪伴现在的她,期待未来的她。

有人说鲜肉好味,有人说腊肉更香。在我看来,鲜肉入菜口味可塑性强,腊肉则给菜肴添了独有的异香。时间好比腊月里的风,风霜雨雪吹过,经历留在了自己身上。罗中的小鲜肉们心怀希望,必能锻炼出自己的风格品质,锤炼出独有异香!

上海市罗星中学版权所有 沪ICP备 07502664号
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罗星路234号
电话:021-57310796 邮编:201599 校长邮箱:shslxzx@126.com